昼厝。

"In the dawn, armed with a burning patience."
"We shall enter the splendid city."

师恩似海。
谢谢所有的老师
——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

圣斗士星矢能火回来实在是太好了。
谢谢圣斗士的手游,虽然脸黑抽不到自己本命。
那些为雅典娜奋斗的少年们既是我们的童年回忆,也是我们的青春写照。
再次看到有很多人讨论它真的有一种久违的欣喜。

还记得叹息之壁前十二位黄金圣斗士一起燃烧着生命,为了世界的爱与和平。现在想来依旧令人潸然泪下。
再也不会分开了,我们是神话时代就在一起的兄弟啊。
他们将在每一个被圣斗士陪伴成长过童年的人的回忆里,永远永远的活下去。

谢谢车老,也谢谢老一辈的所有制作人。

祝天下有缘人七夕快乐!♡♡♡

自己给自己买花玩得很ok
喜欢的花和喜欢的滤镜还有喜欢的Seb!!!
我的七夕也很快乐ouo

But you're fortunate in your ignorance,
lest we die unbloomed.

老相册:

女星Madge Bellamy的剧照

1932年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日常屯稿😽
Hela姐姐真好看☆

初中毕业纪念昼存存最爱的母校!
♡♡♡
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。
用自己的双脚丈量未来。
【坐标炎都 武汉外国语学校初中部】

【四副 陈皮阿四Ⅹ张副官】倾尽一生(上)

哇,这是两年前的黑历史了
电视剧刚出来那会这个cp的粮真的很多
本来不准备发的
就算是对陈皮和小副官的一个纪念吧
以下正文↓
  1.
很多年以后,在世界都铺满了白雪的时候,一位老朽之人,独自坐在一碑荒冢前,端着一只盛酒的碗,对着那石碑乐呵呵的傻笑,只因曾经有一个人,说他笑起来好看。
  那迟暮之人伸出布满褶子的手,轻轻地将那碑上的雪拂去,依稀还可以辨认出来一个“日”字。老朽的手不舍的在那字上摩挲了许久,脸上划过两行清泪,嘴里微微念叨着——
  为了你,我一直好好活着。
2.
1938年冬天,仍然是个白雪皑皑的季节,两个生的面容俊俏的男子在街上嬉笑着挑着小吃,揣着糖油粑粑笑的灿烂。路上不经意间吓坏了不少长沙的老百姓,畏惧着佛爷手下的人,也同时提防着那个杀人如麻的陈皮。这两个人走一起,最近怕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吧,还是筹点钱去找那个八爷算一卦的好。
  天意弄人,长沙百姓的大事未到,这陈四爷的烦事儿便捷足先登。
  那天长沙城下了很大的雪,陈皮捧着热腾腾的糖油粑粑去找自家副官,却在拐角处迎面撞上一个人,抬眼一看,不用找了,副官的眉眼清晰的映入眼帘。
  刚准备说些什么调侃的话语的时候,便看到了副官眉间难以掩饰的悲伤。惊的陈皮一颤,糖油粑粑险些掉到了地上。
  “小副官,你,你怎么了!?又是张启山那该死的欺负你是吧?我今儿个非得找他算账去。”
  副官被他这举动逗得轻笑,扬了扬手示意陈皮自己没事。但他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,胆怯的低下头。
  “陈皮。。。我有事要告诉你,你要冷静听完。”他张日山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,偏偏在这跟陈皮道别的时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  “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了,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!”
  副官垂了垂眸子,抬头望着陈皮:“战争,爆发了,我们要跟着佛爷去前线抗日。。。”
  ——啪!清脆的,糖油粑粑落地的声音,白烟霎时间收敛,糖油粑粑冷掉了,正如陈皮的心。“小副官,你要,去哪?张日山,你他妈给老子说清楚!”陈皮一把抓过了副官的衣领,“你要去哪!!!”陈皮几乎是一声怒吼,引得周围行人纷纷向他俩看去。
  仿佛是早就料到陈皮会这样一般,副官只是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,用一种近乎零度的语气吐出两个字,“前线”。他怕,怕自己会懦弱,怕自己会在陈皮身边忘记自己还是个军人。
  轻推开陈皮,准备转身离去。
  不要回头,绝对不要回头。。。
  “日山,我等你回来。”
  张副官怔了一下,终究还是没能回头再看最后一眼。
3.
偌大的一座府邸却只有一人借着清冷的月光一杯接着一杯的饮酒,无奈叹 宿醉也得不到解脱。只得砸,恨这长沙城的酒酿终是还不够烈,麻痹了身体,心却依然阵痛着。忆起曾经的数个夜晚皆是与那唇红齿白的副官香拥入眠,如今却留他陈皮一人独守空房。恍惚间,曾经的一幕幕如走马观花搬略过眼前。和他告白时那人眼角微妙的湿润和无可置信的表情;第一次和那人尝闺中之欢愉时那人略带羞今对于自己,竟成了奢望与不定数。
  曾想过去找八爷算一卦,给自己算算副官的平安,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不为别的,只因七门八算太准,准到令自己惶恐,不愿太早接受现实。陈皮虽是个暴戾之徒,但毕竟还是个文化人,怎不知——
  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4.
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欺骗着自己,副官他啊,还会回来的,一定。
  古墓依旧在,只是少了个人结伴下斗;张府依旧在,只是早已人去楼空;卖糖油粑粑的小摊来去往往的人依旧络绎不绝,只是再也见不到那个狡黠的笑容。
  突然有一日,整个长沙城轰动,所有的人都上街去迎接凯旋的战士。那站在车上的可不就是佛爷吗,依旧披着那军绿色的斗篷,风华不减当年,只是眉梢爬上了几分哀伤。这支队伍再也不是当年的人数,那最后几辆车上载着的,竟都是裹着旗帜的尸骨。
  无数亲兵的家属在毫无生息的白骨中寻找亲人,泣不成声。陈皮只是站在楼上远远的观望,他早就看到了,看到了那张启山身边坐着的,早就不是自己日思念想的小副官了。
  手无力地垂下,他拒绝想象副官是如何为国捐躯。
  “呵,你张副官的承诺,也只不过是一纸空谈。”
  梦里故人依旧笑靥如花。